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manToilet

你可以当我是变态,但请相信我不是流氓。

 
 
 

日志

 
 

对当前收费女S群体的四点意见  

2011-10-05 17:5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论收费女S这个话题之前,必须先明确一点:职业女S是调教服务的提供者,在SM游戏里扮演统治者。本质上说,她们是心理治疗师和性工作者的合体。追求长期甚至永久固定主仆关系的想法和观点,不适用于职业收费女S。

对于当下女S的收费现状,我想说四点:

1,确实很贵。

当前,北京的平均单次调教收费在500-800左右,而上海则基本在1000以上。没有人统计过男M群体的收入状况,但我们可以参考这两个城市的中产阶层收入:2011年预期人均月度可支配收入5700元。(可以肯定,男M群体的平均水平要比这个数字低很多。)对一个月纯收入6000左右的普通白领来说,SM作为一项“娱乐”支出,每月能承受多大比例呢?如果没有房贷要还,没有父母老婆孩子要养,也不太为自己未来着想,那么你也许可以达到1/3,也就是2000左右,那至多也只够三五次简单调教而已。对于生活不那么轻松的M来说,月调教支出必须控制在千元以内,根本无法满足哪怕一周一次的奴性需要。

当下,恐怕只有那些月收入上万的金领和从不缺钱的企业家们,才能够面对当前的收费水平而面不改色。

2,贵不要紧,麻烦的是性价比太差。

收费合理,男M们每月就多调教几次;收费昂贵,男M们每月就少调教几次。所以说,收费贵,这并不是问题。

但是作为顾客,人们买东西的时候其实并不特别看重价格,而是看重性价比。对SM调教也是一样的。相对于动辄上千元的调教,请问各位女S付出了多少心血?你们的付出跟收入能匹配吗?接受调教的M对你们的服务满意吗?

地球人都知道,大家都不满意,而且是很不满意。职业女S们既不懂M的心理,也不懂得灵活创新,只会死板地重复着十年前的游戏套路。再加上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年龄偏大,气质较差,使得在中国,找收费女S玩调教几乎成了“冤大头”的代名词。

3,女S们应该调整自己的定位。

男M分成三六九等,女S们何必一门心思全冲着那些“顶级M”而去呢?需要提醒大家,高收入男M阶层的规模要比你们估计的小得多,这一点相信很多门可罗雀的的女S深有体会。

尤其是那些年龄、容貌、气质、文化、技术都不占优势的女S,扪心自问,你们怎能与那些会所培养出来20出头的女大学生S争夺市场??虽然不排除个别M就是喜好老丑女王,但这种M可遇不可求,别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如果你真的貌美如花,气质高贵,拥有豪华调教室,女S大可把自己身价提得高高的,年薪20万以内或非外籍M概不接待;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女人,随便租个房子弄两条鞭子开调,最好还是实际一点,不要盲目跟着那些顶级S们抬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命。

收费没有别人高,身价未必就比别人低。有些女S就很聪明,她们收费合理,但是对男M的职业学历谈吐气质有较高的限制和要求,这样挣得并不比别人少,而且由于挑选的M素质高,自己玩着也开心,也安全。

4,期待着把调教当事业来做的女S出现。

虽然几乎每个女S都宣称自己“打小”就喜欢欺负男生,自己是“天生的女S”,但圈里人都心知肚明,她们不过是把SM调教当作了谋生敛财的一种途径,很多人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这份“职业”,一有机会就想远远躲开这个圈子。这十年中,多少女S进来又出去,凡是离开的,个个都是彻彻底底芳踪难觅。

的确,看起来要一个女孩长期做女S有点不现实,她不但会遭遇结婚成家的压力,还会随时随地面临来自不良同好、警方甚至黑社会的危险。但是我仍然期待着,期待着某一天会有一个真正热爱驯养调教男人的女王出现。因为我相信,只有这样的女王,才是未来专业女S的希望。

只有这样的女S,才会投入心思和成本去创新、建造SM设施和工具;只有这样的女S,才会去认真研究男人的心理和需要;只有这样的女S,才会让男M信任她,放心把自己交给她。

  评论这张
 
阅读(15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