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manToilet

你可以当我是变态,但请相信我不是流氓。

 
 
 

日志

 
 

我的戏剧学院的真实经历  

2009-07-10 19:0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京东城区棉花胡同39号,有一所很小的学校----中央戏剧学院,我曾经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学校是个美女如云的所在,举眼望去,三步之内必有漂亮女。在这种环境下,我的女性崇拜和自卑心理更是膨胀到了极点。

偶然一次发现有个学校里有个偏僻的宿舍楼,一层是学生会的工作场所和仓库,二层原本空置现在却改造成了宿舍,出租给一些外地来京学习考试的女孩。从楼梯上去沿着走廊走到头,是一个水房和厕所,由于不是正规的学生宿舍,校工打扫得不是很及时,水房里污水横流,厕所里手纸成堆。

忽然内心深处振动了一下,这是个好机会啊。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过了12点就偷偷来到二楼(没宿舍管理员),蹑手蹑脚地走过六个宿舍,来到水房。走过每个宿舍门口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地倾听一会儿,确认女孩们都睡着了才敢继续往里走。到了水房,因为害怕动静太大,所以一般只是简单地清理一下堵塞的下水道口。

不知道为什么,女厕所对男人总是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呵呵,对我尤其如此,不过我绝对不是想去偷窥什么的,怎么说呢,也许用“朝圣”更能代表我的心情。

这个女厕所只有三个小隔间,采用的是蹲式马桶,没有配备废纸篓,所以每个隔间的角落里都堆着一堆白花花的卫生纸。由于长期缺乏打扫,地面和马桶都很脏。不过还好,地面很干燥,不像水房里到处湿漉漉的。

我在女厕所门口跪下,恭敬地磕三个头,然后慢慢爬进去。爬到每个小隔间门口,同样也恭敬地给每个马桶磕三个头。然后,我把堆在里面的卫生纸都装到水房里的一个大竹篓里(应该是校工专门清运垃圾的吧),然后用自带的消毒湿纸巾仔细地把每个隔间的马桶、地面和水管,冲水阀都擦拭干净。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上非常累人,第一次我差不多弄到凌晨三点多才做完。以后就稍微好些了,每天主要就是擦拭一下马桶,基本都能在一点半之前完成。不过由于在女厕所的全过程我都是跪着工作,基本上做完了膝盖和腰也都疼得不行了。

当然,除了打扫之外,我每次也都“偷”一点东西。我会挑一些还略带湿润的新鲜手纸、护垫带回宿舍,将它们蒙在嘴上和脸上进入梦乡......我也曾试过用它们来塞进嘴巴,但是很快发现,厚厚的一团手纸被口水一泡很快就缩小成一点点了,而且时间长了,口水被吸干了第二天嗓子会干得很疼。

就这样过了两周左右,除了几次由于外出和一次天气原因,我每天都坚持去打扫,去朝拜女厕所。

后来有一次上网看到一个同好用饭盒偷喝女孩小便的故事,受了点启发,第二天就找了个桶装方便面的小桶,晚上偷偷放到其中一件隔间的蹲便里。然后自己偷偷躲在最里间的隔间里跪着,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大约等了半个小时,自己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两个女孩起夜来上厕所了。女孩子到底胆小,两个月约着才敢出来。其中之一如愿进了那个隔间,另一个女孩进了我隔壁。她们很快完事走了,我发现自己一手紧紧捂着自己嘴巴,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她们一走,我赶紧闪进那个隔间,却傻眼了。原来那个女孩上完厕所一拉冲水阀,小桶被水流冲倒了,什么也没剩下......

第二天我吸取教训,预先将水阀关死,而且在两个隔间各放了一个小桶。结果只接到了一丁点女孩的小便,可能是因为女孩小便时水流比较分散,不像男孩子那么集中吧。

就这样,我不断改进着自己的方法,终于有了收获。有时候甚至能接到差不多满满的一大可乐杯热腾腾的“圣水”。每次,我都在第一时间,在强烈的激动和兴奋中将之一饮而尽。唯一有所缺憾的,就是每次都不知道自己喝下的圣水,到底是哪位美丽女孩的赏赐。

我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走火入魔了,我知道这样肯定是不好的,但是自己却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尤其是每天早上看到一群群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走出那栋宿舍楼的时候,都有一种强烈的过去跪倒在她们脚下的冲动。

由于自己每天都熬夜(有时候甚至等到凌晨四点多才有女孩来上厕所),白天精力越来越差。我不断提醒自己,今天是最后一次,但是到了第二天就又......

终于有一天我被发现了,命运发生了改变。那天我像往常一样,12点一过就偷偷溜了进去。刚做完基本的打扫,在一个隔间里放好小桶,外面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女孩说话声。我一惊,赶紧躲进最里间反锁上门。原来她们今天集体出去玩了,熄灯后才回来。

我躲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外面水房里一群女孩嘻嘻哈哈地边打闹边洗漱,女厕所里很快也排起了队。有人拉了拉我这间的门,发现被反锁了,于是她就去了隔壁那间。但是人太多了,每个隔间前都站了两个女孩。慢慢地有人嘀咕了一句:里面的快点啊。我不敢啃声回答。又过了一会,她们显然开始起疑了。有人问,这间里面到底有没有人?有人回答:估计是坏了反锁不让用了。马上有人接话:不会吧,晚上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呢.....里面不会躲着人吧?......

忽然,我就听到一个女生大喊一声:滚出来,否则我们报警啦。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完了,完蛋了。我羞愧地低头开门出去,发现周围有十多个女孩围着,想跑也跑不了。我喃喃自语:我没有恶意,对不起.....呵呵,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过来的,只记得一群女孩纷纷骂我流氓变态,甚至有几个要打我。

好在她们中的一位叫雪儿的女孩(后来才知道的,当然是化名)制止了他人报警的举动,把我带到她们宿舍进行盘问。这时候我害怕极了,只好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变态心理和最近一个月的行为告诉了她们。显然,她们大部分人根本理解不了我,只有雪儿和她的两个朋友还勉强能接收我的说法。

这个雪儿显然在这里具有一定的权威,她最后总结说,我虽然没有恶意,但是这种行为毕竟给她们带来了伤害。她们最近晚上总听到异常响动,半夜厕所里常有“怪事”,吓得都不敢单独起夜了,好几个宿舍都买了塑料小尿盆用来晚上在宿舍里解手。本该将我送学校保卫处的,但是考虑到我的人生别为此而被毁了,所以决定放过我,但是建议我去看看心理医生。另外她们要求我写一个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个了。

对我来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我感激涕零,按照她们要求写了保证书,仓皇逃回了宿舍。一连几天,我都早出晚归,小心地尽量避免接近那栋宿舍楼。那阵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自己走在马路上都感觉有人对我指指点点,呵呵。

一个多星期后,一天下班忽然接到雪儿的电话,让我晚上过去一趟。我吓坏了,但是考虑到自己有“把柄”在她们手里,晚上十点还是老老实实地去了。雪儿说:你不是喜欢打扫卫生么?我们这里厕所现在很多天没人收拾了,你还是来打扫吧。不过不能熄灯后来,而是规定在晚上10点。要是晚上来不了,就第二天早上7点。只许像清洁工一样打扫,不许跪拜磕头。我听了有点喜出望外,当然也有点担心和怀疑。她看出了我的不安,安慰我说:放心,我们这里女孩都商量好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就当你是这里的钟点工,不会对外人提起的。你也算满足幻想了。我当下点头答应。

按照她们要求,我又写了一份自愿为她们当清洁工的声明交给她们。呵呵,写的时候我耍了个小心眼,没有明确写为某某楼某某宿舍的女生服务,而是很宽泛地说自己愿意为“中央戏剧学院”的女生服务。换言之,所有中央戏剧学院的任何女孩,都有权力要求我为她刷厕所打扫卫生。

就这样,我给她们当上了清洁工。虽然不能跪拜朝圣,但是仍然能够与女厕所亲密接触,也算是件很幸福的事情,而且必须当着女孩子们的面做这种下等的工作,更加衬托出了自己的卑微和低贱。

天气逐渐冷了起来,越来越多的宿舍用上了塑料小桶,于是我又增加了一个工作,每天早上6点去给各个宿舍倒尿桶刷尿桶。呵呵,虽然每天得起大早,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增加的工作的,因为它让我有了跟女孩们的圣水“亲密接触”的机会。我甚至曾偷偷地喝过尿桶里的圣水,不过不喝不知道,一喝吓一跳。被放置了一晚上的小便跟新鲜的时候完全不通,根本无法下肚。后来一查资料才知道,小便在空气中只要几个小时,里面的蛋白质就会分解成氨,气味变得刺鼻,再加上原来的尿素尿酸,味道当然好不了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第二年三月,这栋宿舍楼里的女生陆续搬出,宿舍被改造他用。后来我跟雪儿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私人友谊,她也慢慢接受了我的心态,甚至允许我跪在她脚下......最后随着她跟随男友去日本,我的幸运彻底终结了。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三年多,但是今天的我仍然不敢忘记自己是“中央戏剧学院”女生的奴仆的身份(当然也不想忘记,呵呵)。我仍然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再次跪倒在学校的某群或者某个女孩面前,成为她或她们忠诚的仆人,卑贱的清洁工。

  评论这张
 
阅读(769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